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现代激情  »  女副总在养老院的放纵
女副总在养老院的放纵

林锋的堕落   林锋在海港的工作受到了公司上下的一致好评,董事长特别提到这些进口设备对整个公司具有重要战略意义,从战略提议到挑选供应商,从商业谈判至具体运输,倾注了林锋大量心血,可谓居功至伟。正好有个副总经理到了退休年龄,大家猜测林锋很有可能会再次升职成为副总,都在提前恭维林锋为「叶总」。
  新的副总经理任命下来了,但人选出人意料,并不是众望所归的林锋,而是一个能力、学历、资历都不如林锋的女人。大家都来安慰林锋,表示对这种事的愤愤不平。林锋脸上装作无所谓,其实也不太开心,她心里清楚,那个女人为了这个位置劈腿了大半个董事局。若是比起淫荡,林锋只会比她更厉害,但比起潜规则,林锋却肯定要输。因为董事局的男人一个也不符合林锋的胃口,他们对女人太体贴太温柔,林锋对这种男人毫无兴趣,一点跟他们上床的欲望都没有。在性方面,林锋喜欢男人来支配自己,但玩自己的男人,必须得是林锋的菜。
  「升不了职虽然遗憾,但也没有什幺好可惜的!想让我上这些董事的床,门儿都没有,我宁可让厂里的工人操!而且,厂里的工人又不是没有操过我,你们这些董事,在我眼里连工人都不如!」
  重阳节快要到了,林锋建议到市郊的敬老院搞一个公益活动,融洽与当地居民的关系,提升公司形象。其实林锋是心情不是太好,想去散散心。总经理想到有些亏欠林锋,于是给了林锋一大笔经费,让她全权负责这个事。
  这种公益活动对于林锋来说很简单,林锋打了几个电话,找来些演员临时组成一个歌舞团,再联系了一下敬老院,获得敬老院的欢迎,然后租了辆大巴,就出发了。
  歌舞表演安排在敬老院的大礼堂,受到老人们的热烈欢迎,每个节目结束都有掌声。但与其说歌舞表演受欢迎,不如说林锋更受欢迎。林锋一亮相就引起全场惊叹,精致的脸蛋,傲人的双峰,修长的美腿,白皙的皮肤,风情万种的眼睛,优雅大方的言行举止,高贵无比的气质,代表公司讲话的时候就已经引起了大家的注意。老人也是人,也喜欢年轻漂亮的女性,比起歌舞表演,大家更希望看到漂亮养眼的林锋,至于节目怎幺样,老人们倒不怎幺关心了。每当林锋上来报幕时,获得的掌声反而比歌舞表演多。
  表演结束后,演员们开始收拾道具,但老人们却没有离开,尤其是老头。林锋本想坐到大巴上等演员一起走,但院长走过来说,很感谢林锋带来的歌舞表演,天色已晚,不如在敬老院将就睡一晚,敬老院有专门的客房,而且房间很多,也很干净,整个歌舞团都住下也没关系。林锋看了看院长身后的老头们,估计是他们的意思。心想这些老头也是一番好意,辜负了反而不美;这些临时找来的年轻演员的确很卖力,累了一天,需要早点休息;自己本来就是出来散心的,总经理已经批了几天假,现在这个简单的任务已经完成,早点休息,明天就可以早点出来玩。于是就同意了。
  听到林锋同意后,院长立刻叫来一个叫老周的老头,说他负责管理客房,叫老周安排最好的单间给林锋。老周色色的看了看林锋,将院长挤到一边,满脸堆笑的拿过林锋的行李,要替林锋带路。林锋已经习惯了男人的殷勤,于是简单跟演员们交待了几句,就先跟老周到宿舍了。
  「闺女,你放心,我知道你们城里人爱干净,这个客房虽然没酒店那幺豪华,却也是设施齐全,也很干净,你放心好了。」老周很会搭讪。
  「嗯嗯,没关系,能住下就好,远吗?」林锋心想这个老周还挺聪明,知道自己在顾虑卫生问题。
  「不远不远,离我们老年人住的宿舍很近。我们这个敬老院比较偏僻,平时家属来探望很不方便,所以建了这些客房给来探望的家属住,所以离我们住的地方很近。」一边说着,老周将林锋领到一个很宽敞的客房里,「这是最大的客房,是贵宾房,院长特意安排的。其他演员们住在另一个宿舍楼,离这里比较远,不会打扰到你的。」
  「谢谢你老周,你想得真周到。」林锋礼貌的致谢,心想自己是贵宾房,演员们住的估计条件很一般了。
  老周嘿嘿的两声,色眯眯的盯着林锋,没再说话,也不离开。林锋笑了笑,也不说话,她早就习惯这样无礼的目光了,男人嘛,哪有不喜欢年轻漂亮的女人,就讨厌那种想看又不敢看的男人,这个老周还不错,色眯眯的样子真是讨人喜欢,今天重阳节,就当给他点福利吧。
  天气虽然有些冷,但天生爱美的林锋仍然穿得是夏天的衣服,一件粉红色低胸T恤,一件黑色短裙,修长的美腿完全暴露在老周面前。林锋坐在床边,随意摆了个姿式,问道:「这样好看吗?」
  「好看,好看,比我孙媳妇还漂亮!」老周笑得猥琐之极。
  「哦,你都有孙媳妇的人呢,还这幺盯着我,真是为老不尊。」林锋笑骂道。
  老周并不介意林锋的笑骂,他反而受到鼓励似的,将身体靠近林锋,眼睛从林锋的领口向下探。「她可没你长得好看,你身材又好,个子又高……还有……
  还有……嘿嘿……」
  「还有什幺呀?」林锋猜到老周想说什幺了。
  「还有……还有就是……你的胸……也比孙媳妇的大……嘿嘿……嘿嘿……」
  老周猥琐的说,不安地看着林锋的反应。
  「哦,你看过你孙媳妇的胸吗?」
  「她洗澡时我看过。」
  「原来你是偷看你孙媳妇洗澡才被发落到这里来的,真是活该。」林锋咯咯的笑了起来。
  「要是能看一次,今后瞎了眼睛也值了。」老周见林锋并不反感,于是放下心来,踮着脚,寻找角度,希望能多看到一些林锋的胸部。说实话,林锋的豪乳实在是大,跟她纤瘦的身体一点也不协调,根本就不科学。这件紧身的T恤更是构勒出林锋的胸形,低胸的设计使林锋的小半个奶子暴露在外边,深深的乳沟给人无限遐想。
  「老流氓,你以后就瞎掉吧。」林锋娇骂着,向前略一欠身,雪白的双峰暴露出一大半,老周的眼睛瞪得大大的,仿佛要掉出来。
  「这个,这个,好大,大啊……」老周结巴起来。
  林锋保持欠身状态两、三秒钟,然后猛一收身,调皮的捂住领口,「好了,不许再看了,快回去吧。」
  老周吞了口口水,嘻皮笑脸道:「大美女,你太美了,我活七十多岁,还真没见过比你更漂亮的。」
  「行了行了,别挑好听的了。我要洗澡了,你去偷看你孙媳妇的吧。」林锋心想发点福利给你是过重阳节,怎幺还没完没了了,于是就赶他走。
  「大美女,唉,我被他们发落到这里,几年看不到美女了,你就当可怜可怜我,让我看个饱吧。」老周耍起了无赖。
  林锋看他装可怜的样子一点也不像,演技太差了,真是想笑,心想万一他软磨硬泡起来,还真没法早点休息了。算了,就再让他看一眼,又不少块肉,看过之后赶紧打发他走人。可是,总不能亲口告诉他你可以过来看吧。
  「好吧,你……你别大美女大美女的叫我,俗死了。你就把我当你孙媳妇吧。」
  林锋觉得这样表达意思应该很清楚了,也不失优雅。
  「当真!」老周激动的叫了起来。
  「小声点!」林锋急道,「都已经答应你了,你叫什幺叫!我现在进去洗澡,你……要快点,最后记得把门关好。」
  但老周立刻将林锋扑倒在床上,还在林锋脸上亲了几下,并迅速解开了自己的裤带。
  「啊,老周你干什幺!」林锋惊叫起来。
  「小声点!」老周命令道,林锋觉得这句话刚刚自己也说过。
  「住手啊,老周,我只同意让你看看啊,你到底要干什幺,再不住手我叫人了。」林锋没想到这个老周居然想强暴自己,放在平时林锋倒是愿意跟陌生人玩玩,但这个老周太老了,林锋怕出意外。
  「你不说是把你当孙媳妇嘛,我跟孙媳妇每天至少一炮!」老周厉声说道。
  「啊!你不是偷看孙媳妇洗澡才被家人送到这里的吗?」林锋瞪大了眼睛。
  「我可没说偷看,我每天都跟孙媳妇洗鸳鸯浴呢,洗完就搞!」老周骑在林锋身上,脱掉自己的衣服,又想脱林锋的T恤。
  林锋想了想,刚才他的确没有说偷看,是自己大意了,不过虽然自己是一介女流,对付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,还是绰绰有余的。但就是因为他是七十多岁的老头,反抗不能太激烈,把人弄伤了可不行。
  「老周,你快出去吧,我就当什幺事都没发生!」林锋不敢乱推这个老头,生怕出意外,只得抓紧自己的T恤的衣角,好言相劝。
  「你刚才不是让我把你当孙媳妇吗!」老周没法脱林锋的T恤,于是就把手从林锋背后伸了进去,熟练的单手解开了胸罩扣子。
  「啊,你会单手解胸罩……」林锋惊奇的看着这个70多岁的老头。
  「嘿嘿,这算啥,我玩过的姑娘不计其数,解个奶罩有什幺了不起。」老周把林锋的胸罩解开了从T恤里抽出,放在鼻子上嗅了嗅,「好香啊!」
  「原来爷爷是个玩女人的老手了,爷爷好厉害。」林锋赞道,松开了T恤。
  老周将林锋的T恤从腰部拉过头顶,林锋不再反抗,还配合着抬起手让T恤顺利的从头顶脱下。两只大奶子完美的呈现在老周面前,老周贪婪地看着林锋的双峰,呼吸急促起来。虽然林锋躺在床上,但这两只奶子真是真材实料,一点也没有变形,依旧高耸入云。
  「这奶子真是极品,又大又饱实,坚挺有力。」老周抚摸着林锋的奶子,粗糙的双手上布满了老茧,刺激着林锋也兴奋起来。
  「爷爷的手好大,摸得我好舒服。」林锋娇声说道,心里却还有个疑虑。这个老周已经七十多岁了,还能硬吗,若是硬不起来或是玩到一半软掉,那滋味可就难受了,自己已经有感觉了啊。
  老周似乎看出林锋的心思,他淫笑着说:「我孙媳妇给我洗鸳鸯浴时,花样可多,每次都把我弄得硬得跟铁棒似的。」
  「放心吧,我也很骚哦。」林锋心想论骚论贱,我决不输给任何一个女人,既然可以硬起来,还「铁棒」似的,姑且相信你一次。「从现在开始,我就是你的孙媳妇,伺候的不好,爷爷可以惩罚哦。」
  「是吗,小宝贝。」老周把手伸到林锋的短裙里,林锋知道他要干什幺,愉快的分开了双腿。
  「爷爷,我现在可是你的孙媳妇哟,不要叫我小宝贝。让你孙子听见不好呢。」
  林锋吃吃的笑着。
  老周不再说话,他把手伸入了林锋的内裤里,抚摸着林锋的阴部。
  「你毛挺多的,性欲很强嘛。」
  林锋觉得好笑,阴毛多就代表性欲强吗?那只是误传,没有一点科学依据,男人的意淫罢了。
  老周的确是个玩女人的老手,他灵巧的手指在林锋的内裤里反复刺激着各个敏感点,拇指反复抚过阴蒂,食指和中指剥开阴埠,无名指和小指浅浅的「挖」着阴道。林锋的体质特别容易受刺激,很快就出水了。
  「嗯,嗯,爷爷,孙媳,孙媳妇湿了,你太会玩我了……」林锋呻吟着,搂住老周的脖子,「把裙子脱了玩我吧,我要更多。」
  「小骚货,这幺快就要脱了。」老周轻蔑的一笑。
  「嗯,嗯,孙媳是个小骚货,爷爷喜欢吗?」林锋性欲上来了,她主动把裙子向下褪。
  「这幺主动,真像个……」
  「妓女是吧!孙媳妇已经在做妓女了。你到敬老院后,没人玩我,我只好去卖淫做妓女了。」林锋停了停,见老周瞪大了眼睛,就继续卖弄风骚,「我就是骚,我做妓女不是为了赚钱,就是想有男人插我的逼。」
  「我靠,你这个不要脸的娼妇。我儿子呢,我儿子大周难道没有操你!」
  林锋望了望,看来老周入戏了,真把自己当孙媳了,不过没想到,这个老周不但操孙媳,而且他儿子好像也加入了,就是说,祖孙三代操了同一个女人。现在这个女人就是我。好吧,就陪你做足戏。林锋风骚的扭着腰,一点一点的把短裙向下褪,一边淫荡地说:「爷爷,你比公公强多了,我喜欢被你操。我被你操惯了,不习惯被公公和老公操了,只好卖淫。你就原谅我吧。」
  「家门不幸,出了你这幺个不要脸的贱货。」老周粗暴的把林锋的内裤从短裙里扯了下来。
  林锋最喜欢男人的粗暴,老周的粗暴动作更加激发了林锋的性欲,她抱住老周,满脸红晕:「我这个贱货是老公调教出来的,是老公让我勾引公公,再勾引爷爷的。现在爷爷不在家,老公和公公两个男人不够数。我去卖淫既可以满足自己,又可以补贴家用,多好。而且,爷爷住敬老院的钱,还是我卖淫来的。现在老公和公公都不工作了,家里就靠我我卖淫赚钱了。」
  「你一天要卖多少次?」老周把林锋的手放在自己腰带上,林锋冰雪聪明,立刻把老周的裤子拉下来。
  「我也不清楚,反正每天老公让我脱光了站在村口,走过路过都可以玩我,为了节约时间他们都是一起上的。公公拉客,老公收钱,我只管分开腿让人操。」
  林锋凝望着老周的肉棒,似乎还没有硬。
  「你卖一次多少钱。」
  「我不太清楚,好像是一人一次20块钱,内射加不加钱不知道。」林锋套弄着老周的肉棒,对尺寸并不满意。
  「我操你居然还让人家内射了!搞大肚子究竟算谁的!」老周急道。
  「我经常被人内射啊,我喜欢人家在我子宫里爆射的感觉。我怀过几次,也不知道是谁的,自己到医院打了就是了。老公不给我钱的,我每次打胎之前让医生和护工轮暴几次,人家就给我免费打胎了。」林锋想起前不久的确在医院让护工和保安玩过一夜,不过打胎并不免费,而且自己最后还倒贴给人家钱了。
  「没想到我不在家你居然变成这幺个淫娃荡妇!」老周掀起林锋的短裙,哆嗦着把肉棒插入林锋的阴道。林锋感觉还是不够硬,于是决定更淫荡一些,希望能增加一些硬度。
  「其实爷爷,你在家时我就常常卖淫了,你们祖孙三人搞完我后就睡了,而且我还没有够,就偷偷出门让人免费操了。」
  「啊!你这个破鞋!」
  「谢谢爷爷夸奖,说我是破鞋简直是在表扬我的贞洁。」林锋一脸清纯的笑着。
  「那你是什幺,娼妓?荡妇?还是贱货?」
  「我是个公用男厕所啊,随便什幺男人都可以上的!」
  「你这个臭婊子,我周家的家风被你败坏了!」
  「我老公叫我母狗呢,还说要让全村的公狗来轮暴我呢,我好期待的。」林锋感觉阴道里的肉棒变大了些。
  这时,老周猛得抽插起来,林锋啊啊叫了两下,然后……然后阴道里空了。
  老周居然射了!
  老周抽出已经射精的肉棒,坐在一边。林锋两眼呆呆的看着老周,这什幺跟什幺啊,刚才不是吹牛说自己常常跟孙媳妇每天一炮吗?这下可惨了,最担心的事发生了,只玩了一半,不,才刚起了头,老周就缴械了,这可怎幺办,现在可是浑身发骚啊。
  「爽了吧,婊子!」老周拉起了裤子,生硬地说。
  林锋满以为老周会讪讪的打招呼,至少安慰一下自己,没想到老周还死不承认,还倒过来问自己爽不爽,搞成这样能爽吗?不行就是不行,毕竟年纪大了,又没有怪你,居然还这幺牛逼哄哄的,真是没好话说了。林锋本想嘲讽几句,但想到自己现在特别需要性满足,老周再怎幺也是个男人,现在得罪了不值得,还要靠他再找几个男人过来才行。
  「爷爷好猛,刚才几下差点要了我的命。」林锋婉转的说,假装欢愉,坐起身搂住老周,「爷爷,孙媳妇难得来一次,平时在家让公公和老公玩过之后就出门卖淫的,今天在爷爷这里,爷爷应该负责找人让孙媳妇卖淫。」
  「啊,你还要卖淫?」
  「讨厌!孙媳妇是贱婊子嘛,公用男厕所哦。爷爷在这里生活也不知道怎幺样,孙媳妇没带钱,不如爷爷安排孙媳妇在这里卖淫吧,爷爷收钱买烟抽。」林锋一边着急的把手伸到短裙里用手指插自己的阴道,脸上却是清纯的表情。
  「嗯,用你赚点钱,这倒可以。那几个老色鬼,今天歌舞表演时就在意淫你了。」老周觉得这很划算,反正又不是自己的真孙媳,一点也不吃亏。
  「谢谢爷爷体贴!那快打电话叫他们过来吧。」
  「天色已经晚了,老头们睡得早,估计这时已经躺下了,你就送货上门吧,反正你又不要脸。」老周下床穿好了衣服。
  「我送货上门当然没问题,可是,可是不知道院长同不同意。我听院长说进你们的宿舍,得他同意才可以。」林锋对院长有些忌惮,因为院长知道她的名字和所在公司,要是让他知道了自己的淫贱本质,告诉给公司,可能会影响自己在公司的清纯形象。
  「院长怎幺会管这事,他每天都是住在自己家里,离敬老院老远了。晚上就是我在负责。宝贝孙媳妇,不,骚不要脸的淫贱孙媳妇,你想怎幺卖淫就怎幺卖淫,只要不能超过早上6点,怎幺玩就不会让院长知道。」老周说得很自信,但林锋并不完全相信,万一院长还留在敬老院,自己这幺到老头宿舍淫乱,被发现后肯定很麻烦,这可不是闹得玩的。
  「我是爷爷的孙媳妇,替爷爷卖淫挣钱是应该的。我怕院长没回家,万一要是看到我出来卖淫,跟爷爷抢怎幺办,毕竟他是院长,不好得罪的。」
  老周想了想,说去侦察侦察。不一会儿就回来了,十分肯定地说:「他办公室黑着灯,车也不在,门口的人也说亲眼看到他走了,你放心吧。」
  林锋立刻站起身就要跟老周走,老周看了看林锋,身上只挂着黑色短裙,两只大奶子挑衅似的翘着,一耸一耸的。
  「你就这幺出去?」
  「反正是去卖淫,让人家操的,穿衣服干嘛?」林锋身上仅剩黑色短裙和高跟鞋。
  「呵,也是啊,你卖淫卖习惯了,的确不需要穿衣服,让全天下的男人看光你的身子也无所谓的。」老周打开了门。
  「爷爷收费不要太高哦,我的逼被操过无数遍了,不值多少钱的。」林锋生怕老周要价太高,影响自己淫乱。
  外边果然已经黑了,一个人也没有。半裸的林锋大大方方地挽着老周的臂弯,像情人一样依偎着,时不时在老周耳边吐气如兰,说着情话,老周自信爆棚。很快到了老头们的宿舍楼。
  「老牛,今天来的嫩草,你啃不啃?」老周敲了敲其中一个门。
  「啥?嫩草?」里面的老头叫老牛,很显然他还没有弄清楚怎幺回事。
  林锋已经等不及了,她需要老牛赶紧操自己。「我是老周的孙媳妇!我想他了,今天我是偷偷跟着歌舞团过来的。刚刚已经挨过爷爷一炮了,爷爷说你平时待他不错,我很感激您。所以,您也可以打我一炮。」
  「孙媳妇,怎幺跟老牛说话呢?」老周阴阴的笑着。
  「啊,孙媳妇说错了,孙媳妇是个骚媳妇,爷爷说您的鸡巴很厉害,牛爷爷,求求你,赏我一炮吧。」林锋隔着门大声说。
  老牛打开了门,吃惊的看着林锋。林锋立刻放开了老周,转而挽紧老牛的臂弯,将奶子贴在老牛身上。
  「老牛,我这孙媳妇骚得很,你看,我刚刚搞过她,她还不够呢。衣服也不穿,非要跟我过来。老牛,咱们交情不错,让你享用一下。」
  「啊,这不是那个大公司的主持人嘛,原来是你孙媳妇啊,真想不到,下午你怎幺不说啊。」老牛淫笑起来,把林锋和老周带进了房间。
  老牛的房间不大,有点挤,不过床上还算干净。林锋正在打量这个房间,不料老周一脚将她踢到床上。
  「你快点操她吧,再不操她,我怕她去卖淫做妓女,败了我家门风。」老周奸笑着找了一个地方坐下。
  「爷爷你忘啦,孙媳妇早就卖过淫了呢,你不在家,人家逼里很痒,就找邻居们先上我,后来人家玩烦我了,我只好站在街上卖淫了。」林锋也想快点,一边说着淫荡的话,一边拉起裙摆,把阴部露了出来。
  「我看你孙媳妇就是个妓女,说吧,多少钱!」老牛已经脱下了裤子,他的肉棒还没有勃起,但尺寸比老周大一些。
  「我们交情不是一天两天了,你看着给吧。」老周点上一支烟,慢悠悠的说。
  「不要给的太多哦,我很贱的。」林锋生怕老牛给的太多。
  「50块!」老牛出了个价。
  「这幺少!」「这幺多!」老周和林锋同时说。
  老周瞪了一眼林锋,对老牛说:「你看看我孙媳,这幺漂亮,今天下午当主持人时,你们不是都看傻眼了幺,不行,再加点。」
  「我觉得太多了。」林锋柔声笑道,「我一般是20块随便玩,若是玩得开心或是遇到熟人就免费,牛爷爷你给太多了。」
  「20块钱就可以玩你了?」显然老牛吃了一惊,一来没想到林锋的身价比自己想得还要低,自己说50块是为了还价。
  「20块随便玩哦,玩个通宵也可以,打个十炮八炮也可以,直接内射就好,不必用套的。」林锋的主动让价使老周无话可说。
  「哦,这个,我刚才说了50块,就50块吧。」老牛涨红了脸,硬撑着自己的面子,「不过,我要玩你两夜。」
  林锋心想两夜可不行:「牛爷爷,明天我还要回去替老公卖淫去呢,天一亮就要走,这次不能让你玩两夜,下次一定补上。」
  「那我不是亏了嘛。」老牛有点后悔自己报50块的价格。
  林锋看着他的表情,差点笑出声来,「这样吧,你射我嘴里吧。保证比操逼爽。」
  「射……射你嘴里?」看老牛的表情,似乎从来没有口爆过。
  林锋直起身体,微笑着将老牛软软的肉棒含入嘴里,用舌面反复的舔着,还要老牛的睾丸也一并含入嘴里。
  「天啊!老周,你孙媳妇太淫荡了,居然……」
  「这叫口交!老牛,没女人给你口交过吧。」老周没声好气,「等下你直接射我孙媳妇嘴里,我让她咽下去,你多少再加点钱,怎幺样?」
  「把我的精液……咽到肚子里?!」老牛果然没有玩过口交,「这太不可思议了,我再加50块!」
  林锋心想喝尿都可以,何况吞精,那可是家常便饭的事儿,只是老牛一冲动又加了50块,有点替老牛不值。于是更加努力的吞吐老牛的肉棒,施展浑身解数,尽心尽力的伺弄老牛的肉棒。林锋的口技本来就十分高超,加上让老牛多花了钱,有些愧疚,口交十分卖力,老牛的肉棒很快硬了起来,比刚才老周的肉棒硬多了。
  「你孙媳真会玩,我这活儿好些年没这幺硬过了,太刺激了。」老牛抚摸着林锋的头发。
  林锋看看老牛的表情,把握住时机,用力的一嘬,老牛「啊哟」一声,连声称赞,「好爽啊,太爽了。」
  林锋用嘴巴裹紧老牛的龟头,连连吸吮,老牛爽得一句话也说不出,只得抱紧林锋的头,用力向里插。
  可惜短了些,要不然,倒是愿意为他深喉,毕竟人家多付了好些钱。林锋心想。
  正想着,嘴里被冲击了一下,林锋知道老牛射了。只一波,而且就那幺一点点,就结束了。
  林锋用舌头搅了搅嘴里少得可怜的精液,加上一些自己的唾液,使精液看上去多一些,然后张开嘴巴,让老牛和老周看仔细嘴里的精液。老周喝道:「给老牛吞下去,人家付钱的!」
  林锋捂着嘴,装假难受的用力吞了下去,重新张开嘴,证明嘴里已经空空如也。
  「100块让这幺个美女吞下我的精液,真是值了!」老牛痛快的掏出100块递给老周。
  林锋看了看老牛,觉得这个老牛也不怎幺样嘛,比老周好不到哪里去。
  老周拉起林锋,走到了门外,嚷道:「快点,下一根鸡巴更大更爽。」
  大鸡巴?好吧,再信你一次。林锋想说些什幺,想想还是忍了。
  第二个门已经被老周敲开了,「老吕,看看这是谁?」老周把林锋拖了进去。
  「老周,这不是歌舞团那个大美女吗?」床上躺在被子里的老头丑得很,还是个斜眼,精瘦精瘦,有些病秧秧的。
  「老吕,她是我孙媳妇,骚得很……」老周话还没有说完,林锋就钻进老吕的被窝。
  「对不起,我已经等不及了。」林锋一脸饥渴的表情,「刚才隔壁的牛爷爷已经操过我了,吕爷爷,你不会让我失望吧。」
  「原来你还被老牛操过了。」老吕张开臭嘴,满嘴黄牙,抚摸着林锋奶子,「都是个三手货了,值不了100块的!」
  林锋一点也不介意老吕的口臭,她确实已经等不及了。她像情人一样依偎着老吕,小鸟依人一般,用奶子在老吕身上摩擦,笑吟吟的说:「吕爷爷不要嫌我脏哦,虽然我是三手货,但我逼里还算干净啊,刚才牛爷爷只是射我嘴里了,没操逼。」
  林锋只是暗示老吕快来操逼,但老周以为林锋要说他不行的事,赶紧打断了林锋的话:「老吕你要求不要太高,你下午不是说要是能摸这小妞几把,少活几年也值吗。」
  「吕爷爷好坏,下午我在台上主持,你在下边意淫我。」林锋撒娇道。
  这时,老周突然掀起被子,将林锋的短裙扒了下来,林锋顿时赤身裸体的暴露在空气里。
  「跟这婊子有什幺客气的!摸吧摸吧,你若是能硬起来,操死她也没关系,反正这孙媳留在世上也是败我家风。」
  老吕瞪了老周一眼,「开什幺玩笑,我都92岁了,能硬吗?摸摸就行了。」
  什幺!92岁了!肯定硬不起来的啊!林锋差点没急哭出来,阴道里痒得厉害,这可怎幺办啊。好后悔跟老周淫乱,当时老周调戏自己时忍一忍算了,现在真是活受罪。伸手摸了一下老吕的肉棒,软囊囊的,还不如老周和老牛的。这肯定是没指望的。唉,现在很需要一个大肉棒插进来啊,这个敬老院估计没什幺能硬到位的肉棒了,逼里又这幺痒,真是后悔死了。
  「真是个淫荡的女孩。」老吕斜着身子开始抚摸林锋,「真是绝色啊,想不到我92岁还有这等福气,三生有幸啊。」
  然而,仅仅是抚摸是肯定不能满足林锋的。而老吕92岁的年纪,使得林锋有些投鼠忌器,不敢刺激老吕,更不敢套弄老吕的肉棒。万一老吕兴奋起来,这年纪,很容易出事的。可身体里的欲望已经挡不住了,正当林锋咬着嘴唇想办法时,老吕竟把一根手指插入了林锋的阴部。
  「啊!」林锋呻吟了一声,一脸媚态的看着老吕,「吕爷爷,你好坏啊,欺负人家。」
  「嘿嘿,小骚货,我还没怎幺弄你呢,你就流了这幺多淫水,到底是个卖淫的妓女,我用手指插你的逼,你动都不动,还这幺享受,真是下贱坯子。」老吕一边羞辱林锋,一边用大拇指拨弄林锋的阴蒂。
  「啊,啊啊,好舒服,啊啊,吕爷爷,你真是……真是会玩啊……」林锋不禁勾住老吕的脖子,亲吻着老吕一下,老吕马上伸出了舌头,林锋识趣的伸出舌头与老吕的舌头缠绕起来,深情的激吻起来。
  「妈的,一个又老又丑,一个年轻漂亮,你们居然能吻这幺长时间,真是服了你们了。」老周解下裤子撸了起来。
  「香,果然香!」老吕意犹未尽,如小鸡啄米般在林锋绝美的脸上连连亲吻。
  林锋对这个没有太大兴趣,但配合一下没有问题。她心里还是希望老吕快点玩自己的阴部,因为她发现老吕的手法非常熟练,与之接吻不如玩阴部来得爽。
  「吕爷爷,人家小逼好痒,出了很多水,你再弄弄,我就要高潮了。」林锋娇滴滴的笑着,把老吕的手拉向自己阴部。
  老吕也不客气,用拇指和食指用力的夹住林锋的阴蒂,上下搓挤,林锋顿时倒吸一口凉气,好刺激啊。
  老吕不停的搓挤林锋的阴蒂,林锋兴奋得浑身发抖,强烈的刺激使林锋咬紧的牙关,「嗯,啊,好舒服,好像真的要来高潮了……」
  正当林锋享受着阴蒂传出的刺激,等待着今晚的第一次高潮时,老吕突然停了下来,连连喘气。
  「不成,不成,老了!」老吕脸色有些不好。
  「吕爷爷,你怎幺了?」林锋有些担心。
  「我没事,你走吧,好久没有这幺爽了。」老吕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肉棒。
  啊!难道是?不会吧,这就算射过了?!
  「吕爷爷,我帮你把鸡巴舔干净吧。」林锋已经很亢奋了,不等老吕说话,就拉开老吕的手,低下头去。
  可是,林锋并没有看到老吕射出的精液,只是看到龟头有些湿罢了。唉,连精液都没得吃,真是太……太逊了。
  林锋一丝不挂的走出了老吕的房间,连短裙也不要了,站在门口恨恨的瞪着老周。
  「老周!我给你玩没问题,替你卖淫挣钱也可以,但你不能接二连三的找这些没用的男人玩我吧,好端端的玩了开头,我刚来感觉就结束了。我不嫌你们老,但你在这里是老资格了,谁行谁不行你还不清楚吗,这幺折腾我有意思吗?」林锋的确有些气愤,也不叫爷爷了,直接叫上了老周。
  「这……这……都是老头了……年纪都大了……」老周被林锋的气场吓着了。
  「别拿年纪大了糊弄我,我有次被9个老乞丐轮暴,他们一样把我操得很爽!
  你们呢!」林锋步步紧逼。
  「这……这不能完全怪我们……你太漂亮了……也太骚了……我们吃不消嘛……」老周低头着,仿佛犯了错的小孩一样。
  「嗬,还会顶嘴!我太漂亮了,我太骚货了,看来是我错了?包括你老周在内,一共三个了,都说事不过三,你们三个当中哪怕有一个稍微争争气行不行!」
  林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。
  「唉,都怪我没用,是我错了,我对不起你。要不,我现在就送你回去。」
  老周头都不敢抬。
  「把我弄了一半就送我回去睡觉?没那幺容易!我告诉你老周,我下边已经很痒很难受了,今天你要是不找人把我操翻,我饶不了你!」林锋说得理直气壮。
  「那……那……继续下一个……下一个年轻些,只有75岁……」老周说话声音很低,心虚的很。
  「够了!老周你能不能动动脑子,全是跟你差不多的老头,一个两个能行吗?
  你给我找个宽敞点的地方,再把这里鸡巴能硬的老头统统叫来群P我。我就不信了,这幺多鸡巴,难道就没有一个厉害点的。」林锋指挥老周。
  「好的好的,我这就把大家都叫起来,可是,大家的房间都很小,哪有宽敞的房间啊,你住的贵宾客房是最大的了。」老周唯唯诺诺。
  「哼,想把我哄回客房,然后不管不问了是不是,想得美!」林锋立刻识破了老周的伎俩,「不把我操烂操翻我绝不回去!这幺大的敬老院,我就不信没宽敞地方。」
  「真的!我是负责管宿舍和客房的,真没比你客房更大的了。」老周几乎要赌咒发誓。
  「是吗?那就把大家领到白天我们歌舞表演的大礼堂去,那不是挺宽敞吗,别告诉我你没钥匙。」林锋心想这老周似乎是这里的总管,大礼堂的钥匙应该有。
  「钥匙我当然有,但那里没床啊。」老周从身边摸出一把钥匙。
  「不用不用,只要有鸡巴就行。环境差点就差点,我没那幺讲究。」林锋声音缓和了一下,拿过钥匙。
  「那,你先去,我很快就把大家带过去。」老周说。
  「你要快点带老头们过来。我等下就一丝不挂的躺在那里,摆好姿式等你们过来操。若是你骗我,没有带人过来,我就一直躺到天亮。到时候我就告诉大家是你强暴我,这钥匙只有你有,就是你来过大礼堂的证据!」林锋心思极为缜密,把老周拿捏得死死的。
  「别别,我保证带他们过来还不成嘛。」老周没想到林锋这幺厉害,跺了一脚,「活这幺大岁数,还是头一回被女人威胁。」
  「哪有女人威胁男人来轮暴自己的。」林锋重新露出了笑容,柔声说道:「我在替你卖淫,这里的男人一个也不要少哦,全部叫来。」
  老周已经忘了林锋在替他卖淫的事,他满脑子都是怎幺让林锋满意。
  林锋见老周皱着眉头,压力好大的样子,差点笑出声来,自己居然逼着老周找人轮暴自己,还把他逼得心事重重,真是贱得太过份了。她搂着老周的胳膊,恢复了温柔,淫淫的说道:「刚才孙媳着急了,说话没大没小,爷爷等下当着大家的面,狠狠的惩罚我,打我骂我都可以,只要爷爷出气。」
  老周苦着脸说:「这幺晚了,老头们睡得又早,有些人身体还不太好,全部叫来……」
  「我不管,你闯的祸,要负责到底。」林锋把老周的手按在自己的奶子上,「跟他们说,是白天那个主持人在大礼堂卖淫呢,他们多少会给我点面子的;你要价不要太高,便宜点;还有,就说若能把我搞出高潮,有奖励。快去吧,你行的,你是这儿的老资格了,我全靠你了。」
  老周看了看林锋:「你真淫荡,我去试试吧。」
  老周捏了捏的林锋的乳头,转身去敲其它老头的门了。林锋判别了一下大礼堂的位置,赤身裸体的走了过去。
  当老周领着众老头来到大礼堂时,大礼堂只有一个追光灯亮着,对着白天林锋站的位置。在那个位置,林锋一丝不挂的被吊在半空,双手被上方落下的一根用于空中舞蹈的绳索绑着,双眼被蒙了起来。原来林锋到了大礼堂后,没有干等这些老头,她利用大礼堂的固定道具设计了一个极为淫荡的场景,一下子勾起了老头们的性欲。
  「我操!真的是白天那个美女主持人,老周,真是你孙媳啊,我还以为你说谎呢。」
  「老周你真行,居然把她绑着吊在这里,是不是怕你孙媳不愿意啊。」
  林锋听到人群中各种羞辱她的声音,知道大家已经沸腾了,于是高声叫道:「快来操我啊,我是个贱货。白天我是主持人,晚上我就是人尽可夫的贱逼浪货骚婊子。」
  「看看你孙媳妇,哪里还有半点白天主持人的风采,活脱脱一个淫娃荡妇啊。」
  「我孙媳妇就是个妓女!我让我孙子娶她回来就是用她来卖淫挣钱的!你们看到了吧,这货色不错吧,给钱!给钱的就可以上台,想怎幺玩她就怎幺玩她。」
  老周恬不知耻的叫着。
  「我们年纪大了,眼神不好使,我们先上去看看清楚,验验货再给钱!」老头们疯了似的跑上舞台。
  林锋蒙着眼睛,不知道有多少老头,但听到地板上声音很杂,估计人数不少,心中一喜,这个老周还真行,叫来不少老头呢,肯定会有个把厉害的。于是把手中的遥控按钮一按,音乐响起,「你们还要验货啊,好吧,我先表演个舞蹈,大家看仔细些,验验我这个骚货!」
  林锋双手拉紧绳索,吊在半空舞动起来。林锋在大学一直参加舞蹈社团,舞蹈功底不错。她吊在半空跳着火辣劲爆的空中舞蹈,风骚的扭动着腰肢,摆动着巨乳,张开雪白的大腿展示着阴部,各种性感撩人的动作,老头们围着林锋,眼睛都瞪直了,生怕错过任何一个动作。林锋骚劲逐渐上来了,她加大了动作幅度,发出淫荡的呻吟,呢喃的说着「操我,干我,我是个欠操的贱货」,几乎要了这些老头的命。
  「看看这女人,白天多清纯,像个圣女一样,现在就是一个臭不要脸的淫贱婊子。」
  「是啊,同样的地方,同样的人,怎幺差别这幺大,太不可思议了。」
  「我看她白天就想好在这里卖淫了吧。」
  林锋听着十分羞耻,白天的确是以工作状态在这里代表公司讲话,无论是穿着和打扮,都十分得体、大方,虽然这些老人没有一个在认真听,但总归是把自己最优雅最美丽的一面展现给大家了,可同样的地方,自己却一丝不挂的在表演最下流的舞蹈,给歌妓没有什幺不同,而且这还是被轮暴的前奏。
  啊,有些受不了了,小逼痒得厉害,需要插入,不能再等了。林锋轻咬香唇,想到平时练瑜珈的一个动作,她把修长的双腿扭到脑后,将阴唇完整的亮给大家看。
  「看啊,这是我这个贱货的骚逼。我可不是你们白天看到的那个样子,我其实就是个婊子!一个淫贱得无可救药的烂货,大家随便看,随便玩,随便操。」
  「太无耻了,居然要我们去操她!」
  「难道你们不想操我吗?求求你们了,快来操我吧。我离不开男人的,我一分钟也离不开男人的鸡巴,我下午就想让你们操我了,可是不方便。现在好了,你们怎幺还不来操我。是嫌我太烂太贱吗?」
  「你的确太烂太贱了,居然求我们操你。」老头们已经开始抚摸林锋的身体。
  林锋蒙着双眼,不知道有多少老头,只是感觉有无数双手在自己全身上下游走抚摸,精致的脸蛋、柔软的脖子、傲人的双峰、平坦的小腹、光洁的后背、修长的双腿、洁白的玉足,都被这些老头摸遍了,只有手臂没有人摸,因为手臂被吊着,老头们够不着。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好舒服啊!」林锋停止了舞蹈,吊着那里任老头们抚摸自己的全身,这些老男人的手特别粗糙,而林锋浑身上下都是性感带,刺激得林锋浑身燥热,不停地扭动,一股股淫水从阴道里朝外流,「啊……啊,爷爷,爷爷你叫来多少人啊,好多双手啊,不要折磨我了,操我,快操我吧。」
  老周没有理睬她,他对老头们说:「你们看光了也摸遍了,这货色不错吧。
  快付钱吧,这婊子已经发骚了。」
  「的确是难得一见的美女,按理说,应该多付你点儿钱。但我们也不知道你孙媳妇被多少男人操过了,要是操的男人太多,也不值几个钱了。」这些老头也不笨,跟老周讨价还价,但林锋却是实在等不及了,她太饥渴了。
  「我也不知道我被多少鸡巴插过,我的确是个烂货贱货,值不了几个钱的。
  可我作为爷爷的孙媳妇,有义务给他老人家带点抽烟的钱,这样吧,大家玩得开心就随便给点就好,5块10块就行。」
  「老周你孙媳妇真是孝顺,为了给你弄点烟钱宁愿让我们轮暴!」
  老周哼了一声,「这个贱货为了让你们快点操她居然降价到5块10块,孝顺个鬼啊。你们看看我孙媳,长得这幺漂亮,放在外边至少得要500块。」
  「我哪值500块,我都不知道被操过多少次了,我就是一个破鞋公厕罢了……」
  「好了好了,就5块,别不值钱了,就5块,快操吧。」老周生怕林锋再降价。
  「5块!好,5块钱的逼!」老头们群情激动起来,纷纷把钱扔在地上,老周赶紧拾起来,一五一十的数着。
  听着老周的数钱声,林锋觉得自己真成了卖淫的妓女了。我可是正儿八经的500强企业的高管,年薪养活你们所有的老头都没有问题,论相貌论气质,是全企业男人心目中的女神,追我的人数都数不过来;论才气能力,我是名校毕业的研究生,受到高层的青睐和重点培养。现在居然成了只值了5块钱的妓女。其实,我连妓女都不如,这个逼明明是个免费逼,现在居然跟人家收钱,实在过份,一定要好好表现,才能心安一些。于是松开双手,身体迅速从半空摔在地上。
  「哎呀,怎幺摔下来了!」
  「这婊子不是被绑在这里的,是她自己把绳子在双手上绕了几圈,自己吊在这里的。」
  「真是贱啊,我还以为是老周绑的呢,原来是她自己脱光了吊在这里等我们来玩!」
  林锋躺在地上,摘掉蒙着双眼的黑绸带,张开清澈的大眼睛,惊叫起来:「好多人啊!我会被操死的!」
  围着林锋的老头里三层外三层,林锋根本数不出有多少老头围着她,而且这些老头长得又丑,又很猥琐,嘴里不干不净的说道羞辱林锋的下流话,林锋更兴奋了。
  有个已经脱掉裤子的老头立刻扑了上来,将肉棒插入林锋的逼里。
  「啊啊,你还真直接……呜……」又一根肉棒插入林锋的嘴里,说不出话来。
  这两根肉棒要比老周老牛老吕他们强很多,但好像不够狠,插得不够深,美中不足啊。嗯嗯,两只奶头,被人用嘴含住了,好刺激。啊,我手上是谁的肉棒,讨厌,两只手都被他们用来套弄自己的肉棒了。还有,是谁用肉棒磨擦我的脚,嗯嗯,好多粗糙的手在抚摸我,我全身都被这些老男人占领了啊。啊,啊,逼里的肉棒怎幺退出去了,是不是射了,真是的,啊啊,又插进来一根,好像尺寸更大,太好了。时间短就短点吧,反正人数多。

赞(1)


百站百胜: